创业·就业

就业新闻

防贷还要防放贷?你们是我见过最难“贷”的一届辅导员!

2018-11-09 10:06:31

大学辅导员为何无奈与校园贷催债方谈判

  手机一边不断接到网络电话“呼死你”,一边还被各种网络平台骚扰短信持续轰炸……从事辅导员工作9个年头了,哈尔滨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范雪阳仍清楚地记得8年前被校园贷催债方威胁的经历。

  近年来,不良校园贷入侵高校校园,不仅学生深受其害,也给教师带来全新挑战和管理压力。

  近期,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多名近距离接触校园贷的高校教师。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斗争中,他们发现,从线下到线上,不良校园贷形式不断翻新,瞄准大学生及其背后家庭吸金的本质不变;放贷、催债甚至培养大学生参与其中的灰色完整产业链早已形成;大学生从最初借款几千元,发展至需还款数十万元的案例都已出现,往往是落入“套贷”圈套。让老师们痛心的是,一些学生为此付出偿还高额本息甚至退学、失去生命等代价。

  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举措,对校园贷重拳打击、整改。然而,“培训贷”“美容贷”“创业贷”……校园贷不断变换“马甲”,持续紧盯高校校园市场这块“肥肉”。大学生、辅导员如何才能有效应对?

  校园贷从线下到线上花样频出 有学生参与放贷

  范雪阳第一次接触校园贷,是在2010年12月。

  当时,范雪阳在另一所高校任职。一天,数名校外人员来到学校,找2009级学生刘某,称刘某借钱3000元未还,要求学校“交出”刘某,由其处置或还钱。

  那时候还没有校园贷的提法。范雪阳介入了解到,刘某是从校外一家小额贷款门店借款的,实际借款2000元,但拿到钱的前提是,在借条上写下借款“3000元”,也就是说,利息高达1000元。

  事情的矛盾点聚焦在借款数额上。范雪阳带着学生向警方求助。但他们拿不出证据证明实质借款为2000元,而放贷的一方亮出借条——“证据确凿”。

  刘某出于各种考虑,不愿向父母要钱还债。最终,范雪阳借了3000元给刘某,了结此事。

  “这实际上就是校园贷的前身——线下借贷。”范雪阳回忆,这起案例后,学院在全院展开排查,查出共有4名学生参与小额贷款。

  让老师们惊愕的是,4名学生中,有着较好家境的2010级学生马某,是与小额贷款公司合作、参与放贷的一方。

  学院对马某作出了“留校察看”处理,并帮助另外3名同学解决了贷款问题。

  系列事件,对范雪阳触动很大。他开始在校园周边摸排走访了解到,当时,这样的线下小额贷款已并不少见,放贷方形形色色,有的是手机店主,有的是服装店主,还有的是古玩店主,“也就是说,只要手里有闲钱,就可以私下放贷给学生。”而借贷的学生,不少将钱拿来买了手机。

  同样在2010年,注意到校园贷问题的,还有湖北警官学院教师胡永清。

  当年,胡永清得知,其在武汉一所高校上学的外甥小亮(化名)欠了别人8000元。小亮每月生活费1000元,在当时算较高的。原来,小亮想买一部手机,自己原有的手机并非不能用,不好意思向家里开口,便私下找人借了4000元。在分期还款时,小亮一时还不上导致逾期,连本带息滚至8000元。

  2013年,范雪阳发现,校园贷已经从线下窜至线上了。

  当年11月底,一伙校外人员来到学校,称2012级学生朱某欠债3000元。范雪阳建议学院再次排查,结果查出7名学生涉贷。其中,两名学生是线下实体店贷款,另5名学生既有线下借贷,又通过网络平台借贷。

  经了解,这些通过网络借贷的学生,主要为了购物,包括手机、衣服、包等;主要形式一为网上分期购,其次系购买物品后套现,学生再进行二次消费。

  “网络借贷迅速成为校园贷的新方式。”范雪阳注意到,此后,多家网络借贷平台通过街边小广告、传单、论坛、贴吧、QQ群等快速传播,来势汹汹。

  有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7月,第一家互联网校园借贷平台诞生,由此,行业野蛮生长之路逐步开启。2015年,有108家平台涉足校园贷,达到顶峰。

  时至2016年,校园贷已变幻出“培训贷”等新花样。在华南农业大学,一天,辅导员朱里静个人微信公众号后台收到一份学生求助咨询。这名学生签署了广州一家著名培训机构的分期付款培训协议。法学硕士学历的朱里静一看,该协议“槽点满满、陷阱多多”。

  此后,朱里静开始密切关注校园贷乱象。她发现,在培训贷领域,有的机构偏爱雇佣大学生做兼职营销,“学生向学生推销,更有说服力,学生之间、熟人之间防范性更低。”

  至2016年年末,范雪阳发现,有学生沾染上了“公众号借贷”,“个人通过公众号就可以放贷,运营成本远低于网贷公司,传播面广,贷款流程简单,管控也更难了。”

  而校园贷各种形式背后,“培养学生参与营销,放贷,雇佣第三方催债……”,据范雪阳观察,这样一套完整的灰色产业链条,早在校园贷存在的初期就已经形成了。

  利滚利的校园贷“套贷” 面对催债方具体还多少竟可以谈

  采访中,一些辅导员老师注意到,涉贷学生中,许多人最初借款不超过5000元,最终却要还款近万元甚至数十万元。

  根据最新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利息可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同种贷款利率的四倍(不含浮动利率,包含利率本数)。那些呈几何倍数翻滚的欠款,是如何形成的呢?

  “有些贷款平台打出广告,宣称日利率很低,实际上,年利率高得吓人。”朱里静给学生算过这样一笔账:利息=本金×利率×年限,日利率=年利率/360=月利率/30;某贷款平台打出广告“日利率”为0.05%,实际上,年利率=0.05%×360=18%,而2017年,央行贷款(一年内)基准年利率仅为4.35%。

  “还有的,避开‘利息’等字眼,换之以服务费、手续费等,巧立名目,实际上仍是高息。”范雪阳说。

  不过,在上述3位老师看来,更可怕的,是“套贷”。

  范雪阳曾接触过这样一个例子,一名同学借款3000元,按分期还款,一段时间后还不上了,贷款平台就出招:“可以找另外一家平台借,先把我这边的窟窿堵上再说”。然而,等这名同学借了第二个平台,需要借的更多,到了还款时又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等到了第七个平台,需还款额几乎就要七八倍,到两三万元了。如此,涉及平台越多,后面的窟窿越来越大。”范雪阳说,而起初,学生拿到手的,只有2000多元。经历多个平台“套贷”,一年多后,这名同学已欠下30多万元。

  类似的案例,在武汉也存在。

  胡永清介绍,某高校大二学生小龙(化名),贷款平台涉及某分期、某学贷、某校贷、某才网等校园分期平台,金额从2000元到1万元不等,到了还钱时,这名同学拆东墙补西墙,一年后累计本息高达十几万元。

  “积压借贷多,易反复,拆此修彼,越滚越多。”范雪阳掌握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他们处理的27起贷款案例中,反复贷的有7人,占比26%;有拆补现象的人占到了5例,占比18.5%;还不上找人帮贷的2例,但共涉及9人。这9人中又有5人是不知情,纯粹出于帮忙而“被贷款”。

  面对学生欠下的高额款项,放贷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各种催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胡永清介绍,小龙欠下本息十几万元后,催债方追到学校,采取跟踪、恐吓,甚至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讨债。最终,小龙告诉家里,无奈之下,家里变卖了房子还清了巨额债务,小龙选择了退学。

1 2 共2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尹文卓

高清图库

创业沙龙

  • 聚力汇智 协同创新——新行动计划开启北京医药健康产业新征程

    某种意义上,已连续举办22年的北京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论坛,是北京医药健康产业发展历程的缩影。今年,共有来自美国、德国、英国等跨国医药企业以及国内高校、院所、医院、企业代表500余人参加会议。

  • 互联网大会 互联网之光闪耀在智慧水乡

    本次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共同体”为主题,“互信共治”“数字世界”“网络空间共同体”一时成为参会嘉宾口中的“热词”。“中国声音”与“中国科技”赢得了与会嘉宾的点赞和广泛认同。

职场·健康

  • 情绪激动时大脑一片空白 我该怎么办

    从神经科学的角度看,人类大脑中有“理性脑”和“情感脑”两条神经环路,前者的核心是前额叶皮层,后者的核心是杏仁核。“情感脑”几乎不受“理性脑”控制,可以在没有任何高级认知功能参与的情况下自动对情景做出反应,让我们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迅速采取行动。这就是我们在情绪爆发时大脑一片空白,事后懊悔不已的原因。

  • 不纠结于情绪不追究过往 从求职结果导向思考职涯

    她从刚入学就在想,如果我在这个专业当中无法成为卓越者,未来的发展该怎么办?与大一的学习相比,就业是更长远的竞争,小美从当下的学习状态推知自己将来可能都不会具备优势,开始努力寻找对策。

新闻排行

创见·思享

  • 创见·思享

    吕伟忠:音乐创作要深入生活 弘扬正能量(...

  • 创见·思享

    杨宗祥:我赶上中国最好的时期

  • 创见·思享

    赫尔曼·西蒙:青年创业者请朝“隐形冠军”...

  • 创见·思享

    李彦宏再提智能驾驶第一天条安全是最高标准...

  • 创见·思享

    徐和谊:60周年是“百年北汽”的新起点(...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