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就业频道大众创业-正文

壮着胆出去“闯”(图)

http://www.workercn.cn2016-09-06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因去产能下岗的永安煤业公司的工人或走上了新的岗位,或创业当上了店主,端起了“新饭碗”,但对他们来说,适应新环境完成新转变并非易事——

  山西一家洗煤厂内。记者 王伟伟 摄

  “小店已经开张了,欢迎来捧场。”

  原煤矿工人翁元兴给前同事挨个发起了微信“广告”。

  翁元兴是福建永安煤业公司丰海矿的一名职工,不久前被“划线下岗”,回到老家后他积极筹划开了个饭店。

  今年初,在煤炭企业去产能大环境下,拥有4107名职工的永安煤业公司面对“去产能”做出了痛苦抉择——亏损矿井在3年内分批关闭,盈利矿井减员增效。到“十三五”末期,企业用工总量压缩一半。虽然煤矿“严冬”的事实已是众人皆知,减员提效也都在意料之中,但是职工还是为前途忧心不已。近日,公司一份“关于合同期满和自愿解除劳动合同”的文件再次掀起扔掉“铁饭碗”,自己“造饭碗”的创业潮。

  翁元兴就是端起“新饭碗”的煤矿工人之一,接受《工人日报》记者的采访,许多职工表示,谋一份新职业相对容易,但要想适应环境并且站稳脚跟,却并非易事,

  创业:有惴惴不安有翘首以盼有观望不前,但更多是急流勇进

  面对煤炭市场现状,永安煤业公司把减员提效作为“十三五”期间的一项重点工作推进。

  永安煤业定下两条减员原则:一方面,一线尽量不动,二线、三线为减员重点;另一方面,区别对待,让年轻的员工“走出去”,把年纪大的员工养起来,让留下来的员工活得好一些。

  公司出台一项举措,年龄在35岁以下的员工,合同到期的将不再续签,除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外,另发放创业激励金,封顶2万元;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发放创业激励金,封顶数额至3万元。

  “如果你们现在辞职,我们大家一起来创业。”原半罗山矿地质技术员汤成苗,与该矿年轻技术员谈到企业减员分流安置办法时,蛮有信心地为同事们谋划着出路。小汤“下海”不到半年,通过O2O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销售老家的特色产品,每个月营业收入超过1万元。

  “家里亲人让我一起去外地打理生意。”丰海矿技术员小邓的城市白领生活让大家心生羡慕。“没了铁饭碗并不可怕,‘观念一转天地宽’,也许还有其他的金饭碗在等着你!”

  记者采访发现,面对创业,有惴惴不安翘首以盼的,有四下观望徘徊不前的,但更多的是勇往直前急流勇进。

  邱洁是到龄切线退养的女工,退养后先后去过超市、酒店上班,1500元的月工资、一天12小时的倒班工作让邱洁萌生了自己开店的念头。去年4月,邱洁瞄准了矿区的餐饮行业,凭着自己的烹饪功夫,在矿区开了一家快餐店。

  邱洁人缘好、手艺好,她用心经营着快餐店,精心烹饪每一道菜肴,并且将健康饮食引入经营理念,注意荤素搭配,在每道菜的边上,都注明功能、适宜人群。创新的经营方法、良好的服务态度也为她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如今,邱洁不仅月收入比在岗时还高,还雇佣了两名家属工,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创业路。

  当下社会,信息发达、经济多元,“为稻粱谋”变得不再艰难,借着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东风,不少职工的创业创新路越走越宽广、越走越顺畅。

  再就业:干了大半辈子煤矿对井下管理熟悉,工作起来得心应手

  日前,永安煤业公司召开五届二次职工代表大会,专题审议并通过了《“十三五”期间压产减员和人员分流安置办法》,该办法突出了终止和解除劳动合同员工的待遇。对合同到期的二三线全民合同制员工和农合工,企业除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外,根据工龄另发放1000元~2万元不等的补助金;未达到划线提前内退年龄条件的人员可提前内退,并增加每月500元的生活补贴,待年龄达到划线条件时,按内退享受相应待遇。

  企业工会针对下岗职工召开多层次的就业推介会,二三线全民合同制员工可以自行选择在集团内企业间转岗再就业。企业工会还通过校企合作,把40岁以下的下岗职工送进技校或职业院校进行3个月~12个月的技能培训或职业培训,为他们日后的“技能就业”铺路搭桥。

  许多退养或是“买断”的职工,已经“走出去”开始自己二次创业的路子,但也有选择“留下来”重操旧业的,之前是丰海矿协议队党支部书记的巫文连,内退后经人介绍到一家私营煤企当起了管理员,他说,干了大半辈子煤矿,对井下管理熟悉,工作起来得心应手,现在的收入加上内退的工资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滋润了。

  “走出去”是双赢。去年,公司在岗人员减少612人,吨煤工资成本同比下降6.34元。

  转角色:放低身段咬牙坚持,为自己创造机会

  “内退之后怎么办?‘买断’以后做什么?”这不仅是矿工闲聊时常提及的话题,也是每个人在心里默默盘算的事。谋一份新职业相对容易,但要想适应环境站稳脚跟却并非易事。

  应聘在闽清一家PC管厂任办公室主任的陈星明笑称,自己已经适应了从国企管理者到一个“白手起家”普通人的角色转变。

  和所有人一样,老陈也遇到过角色转换的困扰,陌生的工作环境和快节奏的工作压力,成为他首先要克服的难题。“放低身段、咬牙坚持”,这是老陈给自己定下的原则,也正是靠着这样一种谦虚好学、吃苦耐劳的精神,在1个月后老陈就融入到新环境,扎实的文字功底和管理才干,得到了领导和职工的普遍认可。

  “适应环境,尽快地完成角色的转变,这是一名成熟职工所必须做的事情,这样你才会得到机会,甚至为自己创造机会。”老陈这样说。

  西筛厂生技办的刘工,在内退之初以为凭着自己机电高级工程师这块“金字招牌”,谋一份理想的工作不成问题。但竞争激烈的就业环境给了高不成低不就的他泼了盆冷水,冷静下来的刘工开始正视自己能力和市场的匹配,在离家较近的一家工地从一名机电技术员做起,一直干到现在机电顾问的岗位,月收入也从最初的2000多元涨到4000多元。刘工感慨地说:“要不是自己放低身段转变角色,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岗位。”

  其实远不止这两位,原煤矿许多人都端起了自己的“新饭碗”。持有药剂师证的郭大姐应聘成为药店店员,坐惯办公室的陈大姐当起仓管员,原煤检班靖大姐成了穿着西装的楼管员,原化验室的郑大姐干起了整理档案的活儿……

  “我一直担心离开煤矿后我可能干不好,但离开矿山后发现,只要肯付出,还是有立足之地的。”当初壮着胆出去“闯”的小周感慨地说。(中工网记者 吴铎思 通讯员 范立淮 庄清)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