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就业

声音观察

《我不是药神》里的天价“格列宁”为啥天价?

记者 张晔
2018-07-10 09:35:51

格列卫“挨说” 专利制度不当背锅侠

视觉中国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部委就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强化短缺药供应、落实抗癌药降价等方面打出一系列组合拳。视觉中国

  近日,一种名为格列卫的药被称为“神药”,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患者这句无奈心酸的话,让许多人潸然泪下。而众所周知的进口专利药与印度仿制药悬殊的价格落差,也让人震惊。

  热议中,中国该不该效仿印度,对进口高价药进行“专利强制许可”,是争论最多的话题。

  万不得已才用强制许可“核武器”

  格列卫是治疗慢粒性白血病的救命药。但救命药却卖出天价令人无法接受。

  为什么格列卫这么贵?知乎上有一句经典回答:“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

  原研药研发周期漫长,投入巨大,风险极高。在专利保护期内,为了尽可能地收回成本并赚取足够的利润,在哪个国家卖都不会便宜。以格列卫为例,从发现靶点到2001年获批上市,整整耗费五十年,投资超过50亿美元。

  这时,也许又有人会说,“如果我国也像印度一样,进行专利强制许可,在无需专利权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药品仿制,药价就不会这么贵了。”

  “这样的理解是错误的。”南京理工大学吴广海教授解释说,1993年,我国在加入WTO之前,对专利法进行了修订,以满足《TRIPS协定》《巴黎公约》的有关条款。其中,删除了对药品不授予专利的规定。

  而印度1995年加入WTO时也修订了专利法,但是对1995年之前的药品专利不予保护,而且印度还充分利用了发展中国家的10年过渡期,仿制药生存空间大增。同时,印度还会行使“专利强制许可”特权,生产仍在专利保护期内的原研药。比如,印度专利局向Natco公司签发“强制许可”,以生产德国拜耳公司的肝癌药物“多吉美”的仿制药,其理由是“拜耳药物太贵,普通民众消费不起”。

  “药品强制仿制(强仿)制度中国也有,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启动。”据吴广海介绍,我国专利法对于“专利的强制许可”有专门规定,涉及第48—58条。针对药品,只有在“未实施”“反垄断”“紧急状态”“公共利益”这四种状态下,才能考虑是否启动专利强制许可。

  吴广海说,“专利强制许可就像核武器,威慑作用大,但负面作用更大,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而一些国家因为买不起专利药而无法保证国民基本医疗和国家安全时才会启动,比如泰国、南非在艾滋病疫情暴发时也曾启用过。

  专利制度当筹码助阵药价谈判

  “这些药厂就是靠吃人血馒头活的。”记者也曾听到过一位中年女性咬牙切齿地说。

  需要特殊药品的普通人,如果情绪控制稍不理性,就会对瑞士诺华制药这样的企业恨之入骨。弱者当然需要同情,但具体到个案上,主要还是得依靠社会保障制度来实现。而专利强制许可制度在药品上体现出的价值,更多是用来在药价谈判中扮演重量级的筹码作用。

  如前所述,国产仿制药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上的时候,患者还有另外一根救命稻草: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即由政府出面,向原产药企压低售价。

  中国药科大学知识产权运营中心主任孙立冰介绍说,正因为有了专利强制许可制度的威慑力存在,使得2017年医保目录药品准入的首次国家谈判取得积极进展:最终有36种新药纳入目录,其中15种是治疗肿瘤药,平均降价幅度44%。比如治疗乳腺癌的“救命药”赫赛汀,通过医保报销后,原研药比印度仿制药还便宜。

  但在现实中,许多病患家属仍存有疑惑:一些进口原研药在去除关税、增值税后,为何价格依然高于其他国家?

  “这说明中国医药产业的议价能力还不够。”孙立冰认为,如果中国能研发出“me-too”药物(指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物,其药效和同类的突破性药物相当),天价药就不会存在。“说白了,还是我们拿不出有竞争力的东西。”

1 2 共2页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尹文卓

高清图库

创业沙龙

  • 创新公司畅谈新动能:以“硬创新”解锁未来

      从2001年开始,《中国企业家》杂志每年评选21家最具成长性新兴企业,命名为“未来之星”。18年来,腾讯、百度、小米、京东、美团、滴滴、蚂蚁金服、华大基因、大疆创新、蔚来汽车、柔宇科技等378家企业先后登上榜单。

  • 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女经理人分会筹备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6月30日上午,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女经理人分会筹备工作会议召开。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女性人才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揭牌仪式在北京举行,中国女性人才网总裁丁楠主持会议。他表示,将努力联系国企、央企和国内优秀企业,共同选派优秀人才去国外名校深造,参照国家公派留学服务体系,全面支持培养国际化高端人才。

职场·健康

  • 做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手指割破别再放嘴里了

      其实,舔舐伤口在动物身上最常见。但是人类和动物的免疫功能不一样。舔舐伤口对于野生动物来说确实是清洁伤口的最佳方式,可以促进伤口愈合,但如果是严重的外伤,它们再怎么舔也是无效的。而我们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我们除了舔舐伤口有更好的选择。

  • “高温权益”清单请查收!

    连日来,全国各地高温天气持续来袭,事实上,除了高温津贴这项经常被提及的“高温权益”外,还有多项“高温权益”指的劳动者关注。

新闻排行

创见·思享

  • 创见·思享

    席酉民:未来大学可能是一种“学习空间”

  • 创见·思享

    宋鑫:建成世界一流黄金企业 并非“一蹴而...

  • 创见·思享

    牛文文:迎接产业创新时代 创业者、投资人...

  • 创见·思享

    创鑫投资集团董事长陈琦琪:创业成功关键靠...

  • 创见·思享

    人工智能进课堂,边界在哪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