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就业频道漫画-正文

嗨,我又跳槽了!

http://www.workercn.cn2016-09-09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三个小伙伴的职场选择记录

  本版漫画:赵春青

  编者按

  孰对孰错?是否后悔?想要对跳槽作出非黑即白的判断,似乎很难。因为,对企业来说,市场经济的特征之一,就是人才的自由流动,是经营管理中很正常的事情。于个人而言,每个人都有选择如何工作和生活的权利,也是再普通没有的事儿。

  然而,这种选择,因为看不清来路,风险和机遇并存,成败皆是未知,最终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满是憧憬、些许无奈?本期,让我们追随这三个小伙伴,看看他们跳槽的过往,听听他们的心路历程,一起探寻跳槽的“初心”和“始终”。

  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本报记者 兰德华

  大学毕业7年,换了7份工作,最长的两年,最短的三个月。一直在私企间跳来跳去的80后田思琪总结说:“在私企工作,除非是创业公司或者公司处于起步阶段,不然晋升空间不大,所以我更看重工作环境和成长空间。”

  2009年7月,上海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的她,回到了老家石家庄,靠着自己独特的审美和扎实的专业背景,她获得了当地一家服装公司培训师的职位。

  18家连锁店,每家店内的服装陈列,灯光、色彩搭配,销售人员的销售技巧和服务技能的培训她没有丝毫马虎。

  “其实刚开始是想和家里商量自己开店的,但为了积累经验,还是决定先工作。”田思琪说,当时老板给她的工资是每月2500元,这在当时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但没有五险一金。为了尽快熟悉和掌握服装业的运作,她接受了这样的薪资水平。

  “工资不高,但我干活用心,加上在学校时我专业素养还不错,所以老板非常器重我。”后来很快她被老板任命为公司的“买手”。“买手进货时挑选的服装款式,直接影响实体店销售的几个季度的业绩,当时我很快负责公司进货的工作,经常要到上海、浙江和福建区进货。”由于眼光独到,公司的销售量明显上升。

  然而,田思琪很清楚想在工作中得到什么,工作将近两年,她对所在的这个领域基本已轻车熟路,“是时候离开了。”

  “尽管老板对我很好,同事之间也相处融洽,但我觉得工作进入了瓶颈期,需要学习新的东西了。”2011年底,她离职后,背起行囊回到了当初求学的地方:上海。“作为时尚产业的聚集地,这里毕竟有着更广阔的天地。”她期待新的工作和挑战能进一步开阔眼界。

  2012年秋天,田思琪收到了美国知名内衣品牌JOCKEY上海分公司的聘书。“虽然工作内容还是陈列师相关的工作,但毕竟平台不一样了,这家公司有着上百年的历史,经营理念和时尚理念也更专业、更国际化。工资也翻了好几番。”除此之外,公司在管理上也更规范,五险一金齐,这些都让她对第二次跳槽感到满意。

  从民企到外企,平台的变化和薪资待遇的变化必然是她考量的因素,但是否能学到新的行业知识和积累行业经验也同样重要。

  2013年底,第三份工作差不多刚满一年,田思琪又动了跳槽的念头。“这次不是因为薪资和待遇,而是因为公司的工作环境和人事的不愉快。”她自己分析,或许是学艺术出身,身上总还保留着一种率真,她说她不能容忍将精力用在公司内部八卦和勾心斗角上。

  而第三次跳槽,她选择了一家出版公司的人力资源工作。“可能是补齐自己的短板吧,工作毕竟需要同不同性格的人合作,未来自己开店也需要了解人事的相关工作。”

  此后,田思琪做过培训机构的老师,在一家创意公司做过设计,平均保持每年换一份工作的速度。“不知不觉毕业7年,换了7份工作。”多数新工作都让她有了新的收获和突破。

  她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求职者,日渐注重工作环境的融洽。“做人事工作的时候发现,特别是90后,很多人更看重工作中同领导和同事相处是否愉快。工作开心了,工资稍微差点也都好商量,工作环境不愉快,工资再高也不伺候。”

  如今,田思琪已经在第7份工作的岗位上了,对她来说,每换一次工作都是对自己的挑战和对自己能力的肯定。也许这次结束后,她觉得已经积累足够多的经验,回家开店也算善始善终。谈起多次的跳槽经历,她说:“遇见更好的自己,这或许是最大的意义。”

  每一次,都离梦想近了一步

  本报记者 朱林

  考虑再三之后,张牧野还是向领导提交了辞职申请。对于刚刚过了3个月试用期正式转正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个轻易的决定。

  然而,对于一年内换了4份工作的张牧野来说,跳槽,逐渐地轻车熟路。每一次跳槽,他的薪水都上涨了不少,但在他看来,这并非最重要的。他觉得,每一次跳槽,自己都离梦想更近了一步。

  2015年7月,毕业于南方一所211高校的张牧野进入一家中央新闻网站,在视频中心从事纪录片编导工作。

  “说实话,我挺喜欢这个工作,拍纪录片,尤其是拍一些反映民生疾苦、反思人性的片子,是我的专业,更是我的兴趣所在。”张牧野说。

  但生活的窘迫让他意识到现实的压力。由于家庭条件一般,开始工作的他不得不考虑生计问题。每月工资的三分之一要用来交房租,而租的房子距离上班地点需要1个半小时的通勤时间。

  慢慢地,张牧野发现在单位体制和领导的要求下,拍片子也达不到自己的预期。“我自己希望能拍一些挖掘人性的、偏艺术性的纪录片,但领导考虑的则是点击率,要抓人眼球,剧情要狗血。”

  对于志在导演、思考人性的张牧野,现有的工作让他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在情怀和物质之间,哪怕其中一个,单位都不能达到他的要求。国庆之后,他萌生去意。10月底,张牧野提交了辞职报告。

  张牧野的下家,是一家专注于餐饮行业的互联网媒体。之所以选择一个自己并不感兴趣的行业,张牧野解释说,是因为这家公司的高工资。

  “当时在招聘网站上看到工资将近1万元,而他们的样本文章,我也能写,为什么不试试?”张牧野坦言,从一开始就没想着把这个工作当作长久之计,只是因为当时生活压力太大,需要一个薪水高点的工作缓解下经济压力。

  “但我的初心是不变的,我的兴趣还是影视这方面。”采访中,张牧野不止一次强调了自己对于影视的“初心”。

  然而,由于对餐饮行业缺少足够的认识,张牧野很快感受到了新工作的压力。再则,每月至少8篇深度原创稿件也让他不堪重负。

  张牧野再一次选择了离开,他跳槽到一家从事股权众筹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事品牌运营工作。

  “有点安逸。”张牧野并不满足这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因为我有一颗躁动的心嘛。”在感觉这里的工作无法使自己进一步提升时,张牧野对公司做了一个自认为“全方面”的考量,他决定离开。

  我跟别人不一样,我跳槽不只是为了跳槽。”在他看来,别人跳槽可能只是为了换一份工作,进而实现职位的上升、工资的增加。而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给别人打工。我的人生理想还是要做导演,拍片儿。怎么拍呢?”张牧野自问自答:“既然不能一开始就把拍片子作为工作养活自己,那就用其他的工作养活自己,赚足够多的钱,用自己的钱去拍,完成自己的梦想。”

  为了自己的导演梦,张牧野有意识地接触一些影视行业的人与物。业余时间,他也在尝试与他人合写剧本。一年的工作,他逐渐意识到,单靠工作的薪水很难积攒自己的第一桶金,而创业让他看到了更多的可能。

  如今,他又在考虑辞职了,然而这一次,他的老板,很可能是他自己。为了离梦想更近,他要尝试开始创业……

  但求不出错,免得下一次被跳槽

  本报记者 刘洋

  经过三次跳槽,晴雨(化名)暂时在目前的日企公司安定下来。

  毕业于北大的晴雨是长春人,英语系本科毕业后,由亲戚介绍,进入了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的服装子公司实习并顺利地留了下来,行政工作对于偏爱稳定的女孩子来说可谓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一份工作晴雨做了6年。充满干劲、善于学习,晴雨很快在人力资源的职位上干得风生水起。前三年,凌晨一两点下班几乎成为一种常态。信奉能者多劳,她一个人同时负责招聘、薪酬、绩效、培训、企划和运营。

  “虽然干到最后工资也不过1万出头,但感觉很有挑战性,每天都很有动力”,晴雨说。然而,和工作长达6年的“蜜月期”却在公司企业结构转型后结束了。新的投资人带资进驻以后,新的团队取代了过去的工作人员,晴雨和同在一个公司的老公双双失业了。

  从2014年底被遣散后,晴雨和老公都没有急着找工作。老公是北京人,有房有车,加上之前的遣散费,没有经济压力。夫妻俩在“中国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观念的驱动下,断断续续开始了国内自驾游。

  长达8个月的休假之后,下一份工作却并没有晴雨想象得那么顺利。入职以来,这家港资公司风波不断,高层领导的权力纠纷极大消耗了晴雨的工作动力。

  “过去的工作虽然累,但管理层懂得放权,以工作结果为最终导向,但这份工作却要求你必须选边站队”,晴雨苦恼地回忆,“我很难适应宫斗剧一样复杂的人际关系,不到半年,就着手跳槽了”。

  工作9个月以后,晴雨又跳槽到了一家台资服装企业。“唉,我又跳槽了。”谈起当时的心情,晴雨说,“当时是迫切地想离开,新工作离家近,不用再横穿北京上班,而且工资也涨了不少,但想想,或许那时候心态太浮躁了。”习惯了前两份工作的快节奏后,晴雨难以忍受新工作的慢生活。

  培训两周以后,晴雨被派到服装店里调研,在店里站了3天,她就干不下去了。“作为管理层,这和我的个人定位太不匹配,让我在店里站一个月,根本是浪费时间、浪费资源。” 在这家台企工作15天后,晴雨裸辞了。

  一次长期旅行,两次不成功的工作经验以及年过30以后逐渐减少的拼搏动力,频繁跳槽带给了晴雨强烈的挫败感。“自驾游的时候,我和老公都感受到应该趁着年轻享受生活,人生中的很多经历是工作给不了你的”,晴雨说,“另一方面,两次跳槽也是人力资源职业生涯的败笔,每次都干不到1年,会让用人单位质疑我的职业素养”。

  这次离开之后,晴雨闭关一个月,全面反思自己的人生规划。

  找到目前工作的日企以后,晴雨形容自己的状态是“工资越来越高,心态越来越老”。

  “过去总想在工作中创新,现在但求办事不出错。虽然眼下还比较满意,但后期磨合情况还不好预测,只能不断自我提高,免得下一次被跳槽。”晴雨谨慎地说。

  网言网语

  硕鼠米米2011:

  我就在一年之内跳过两次槽,现在不正兴“全民创业”吗?大大小小的公司有很多,职场中人员流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江苏日月江南:

  孩子研究生毕业后从事网络金融,三年中换了三家单位,但一次比一次收入高。他跳槽的原因:一是房租支出一年比一年高;二是正常加薪幅度太少太慢;三是通过市场用人机制,不断让自己升值;四是可以不断拓展发展空间。如今虽然工作辛苦一点,但与三十多年从未跳槽但面临收入危机的自己相比,收入实在大相径庭。

  经典日历:

  这要看自己所处的地位,事事顺心,就不必跳槽。

  kellykeron:

  跳槽,一定要谨慎,不可太随意,要有接受任何结果的心理。我没有这个经历,但是,每个岗位都有它的利弊,学会欣赏和克服,有时候,未必要走跳槽这条路!

  生活不是买卖:

  我没有试过跳槽,并非不想,而是不敢。因为,那需要一个转变、一个适应,去面对未知的将来,而我却没有勇气。或许,我会错过很多,有时候,想一想都觉得有些可惜。

  一更时分:

  每个人跳槽,都有他自己的理由。对我而言,主要还是看发展前景,如果看不到希望,只能碌碌无为,那么,跳槽是必须的,这是对自己负责嘛!

  漠上水滴:

  十多年的劳务工生涯,而今业务外包,虽然单位不变,业务不变,任凭用人单位随意转换角色,可依然不敢跳槽。人到中年,真羡慕年轻人敢于跳槽的行为。

  黑旋风睽睽:

  本科生跳槽越多收入越低,收入越低跳槽越多。亲,是先有鸡呢,还是先有蛋呢?

  天浪Tim:

  如果你有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你会跳槽吗?大部分跳槽者就是因为对收入不满意才跳的。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