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就业

创见·思享

在幼教岗位一干就是26年 爱与童心让左振红青春永驻

她是孩子们喜爱的“小左左”

2017-12-04 14:57:26

  在首钢幼儿园工作9年,之后调到石景山区实验幼儿园17年,在幼儿园一线任教26年后,左振红的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岁月痕迹。爱笑、爱闹,年过四十,一来到孩子们中间,她依然是孩子们口中“可爱的小左左”。在她看来,爱与童心让她永葆青春与活力。

  站位低才能与孩子交朋友

  “这个苹果真的可以吃吗?”

  “快吃吧,白雪公主,我保证不会骗你的。”

  “啊……这个苹果是有毒的。”

  “哈哈哈哈,我终于成为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12月1日是左振红的晚班,虽然不用像早班老师那样为孩子们准备早餐、进行消毒、开窗通风……但是9点的到园时间刚好是孩子们的游戏时间,所以晚班的工作一点儿也不轻松。这不,一进教室,她就被5岁的浩浩拉到了教室的“配音角”里,扮演起了“白雪公主”。看上去这只是个简单的“过家家”,其实活动里面蕴含了老师们不少小心思:iPad上的动画片段,利用特定软件消除了原有配音,配音时孩子们几乎全凭画面进行临场发挥;虽然是同样的片段,但是不同的孩子融合了自己对生活的观察后常常会金句频出,给左振红带来不少惊喜,“白雪公主,这是一个无公害的苹果”、“白雪公主,这个苹果你吃了可以美容。”在左振红看来,通过这样的活动,孩子们的创造力、语言组织能力和临场反应能力都可以得到很好的发挥。

  不一会儿,左振红又被另一拨孩子邀请上了T台。“我来给左老师打扮”,煜煜自告奋勇当起了总造型:穿上不同颜色水瓶穿起的小短裙,戴上花仙子发箍,手执魔法棒,善良无邪的“白雪公主”摇身一变成了魅力四射的超级名模。“左老师你太美了,我觉得你下次应该挑战下粉红色的头发。”精益求精的“总造型”对自己打造出的作品显然很满意。

  刚在“表演区”过了把超模的瘾,安静制作着标本书签的孩子们又热情地向左振红发出了观摩邀请。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左老师”、“左老师”的呼唤此起彼伏,穿梭在不同活动中的孩子之间,左振红乐此不疲。“作为幼儿园老师,你的站位低点,与孩子们成为朋友,你带起班来反而会更轻松。”

  用沟通融化不信任的坚冰

  现在大班的这32个孩子是左振红从中班接上来的,孩子中途换了老师,家长难免会有些不放心。左振红却不慌不忙,在开学一个多星期之后的家长会上,把自己一周以来观察到的每个孩子的特点一一做了分享:小铃铛的口语表达能力很强,每次故事会上都有特别棒的表现,家长可以多给她展示的机会;浩浩很愿意与别人交往合作,以后点餐时可以给他锻炼机会……每句话都说到了家长的心坎里,家长对老师的信任感自然而然也就培养起来了。

  与家长沟通的这些技巧离不开多年的工作经验。最开始的几年,因为家长的不信任,左振红也不是没哭过。刚调到石景山区实验幼儿园没几年,左振红第一次接手了“4年制”的班级,那也是幼儿园的一次尝试,从半日班带起,一直带到大班。第一次接触这么小的孩子,左振红感受到满满的压力,还都是满地爬的孩子,每天小便次数少了家长恨不得都要来兴师问罪,短短的一个多月,左振红先后经历声带小结和声带息肉,靠激素注射维持着每天的工作。一天,一位奶奶因为孩子脸上出现了道红印找到左振红,当众要求她签署安全协议。这差点成了压垮左振红的“最后一根稻草”。“确实低落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都病成这样了还在坚持,却还是不被信任,还跑去校长办公室哭过。”不过委屈过后,左振红还是靠“自我调节”挺了过来,坚持到假期才去做了息肉手术。自此也落下了“病根”,嗓音的清亮不再,话说多了就容易嘶哑。

  左振红说,家长的信任是她一直坚守一线的动力。孩子小,自我防御和保护能力不强,难免磕着碰着。在左振红的执教生涯里也不是没出过意外,有一次,孩子一个没站稳,崴了一下,劲儿使巧了居然崴了个骨折,左振红担心坏了,没想到受伤孩子的家长却反过来一个劲儿安慰她,“虽然只是个意外,但是碰上这样的家长,自己心里反而更自责了,觉得愧对人家,懊悔自己怎么就没再多注意点儿。”

  现在,再碰上隔辈的家长,左振红知道要“哄”了:一天喝了几次水、上了几次厕所……把这样的细节多跟老人“汇报”下,自然会觉得孩子在幼儿园受到了关注和照顾;而涉及到原则性的育儿技巧、育儿方法,左振红则会直接找到孩子父母多多沟通。

  上午10点,孩子们的户外活动时间到了。音乐一响,不同活动区域的孩子们放下手中的游戏,自觉做好善后,然后一一套上小马甲,排好队下楼。

  与别的班级相比,左振红班上孩子小马甲的“出镜率”格外整齐。你可能想不到,这样的小细节都是家校沟通的结果。到了冬天,天气一冷,不包裹成严严实实的“小熊”,家长是舍不得让孩子出门的。而其实这样的装束并不利于户外活动,厚实的小马甲反而可以在保暖的同时,能最大限度让孩子们四肢灵活地动起来。“家长们如果信任你,就会相信你的做法对孩子是无害的。”

  信任的取得来自很多细节上的努力。比如,每次接班之前,左振红都会细致地做好调查,把每个孩子的小名儿记在心里;在班上,左振红从来不直呼孩子的大名,班上32个孩子都是她的“小宝贝儿”。以至于时间久了,要问起某个孩子的大名,她都要愣会儿神儿。小小的称呼,一方面让孩子觉得亲切,另一方面也拉近了与家长沟通时的心理距离。

1 2 共2页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王砚

高清图库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