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就业频道博客-正文

我买的肯德基和马云买的肯德基有啥不一样

吾云
http://www.workercn.cn2016-09-09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更多

  G20杭州峰会期间,杭州很忙,大本营在杭州的马云也很忙。在阿里巴巴杭州总部,马云先在9月2日迎来了印尼总统佐科,又在9月3日迎来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就在这迎送之间,2日基母公司百胜集团的消息。一条原本不算大的新闻,迅速被传成了“马云买下了肯德基”。网友们当然不能放过这个调侃的机会,脑洞大开地还原了“收购”的过程,段子说道:

  杭州峰会开会的间隙,马云对秘书说:“中午帮我买个肯德基。”五分钟后,秘书回来说:‘买好了,一共4.6亿,请您签字。’

  为什么买个午饭变成了收购肯德基?这是词义引申在捣乱。在语言中,一个词表达一个意思固然很准确,但是难免有点浪费、不够经济,所以一个词往往身兼数职。不过,一个人的身份可以“跨界”“多栖”,一个词的多种意思之间的关系却很紧密,有时是相似关系,有时是相关关系。而相关关系,又叫转喻,就是我们这里要说的情况。由于甲事物或现象和乙事物或现象经常在一起出现,在人们心目中建立了稳定固化的联系,人们就会用指称甲的词来指称乙,这就是转喻,两者之间的联系就是相关关系。

  比如说,材料和产品常被联系在一起,像英语中的glass,既有玻璃的意思,又有玻璃杯的意思。再比如,地名和产品也常被联系在一起,比如“茅台”,既指贵州茅台镇,也指这里出产的茅台酒。地名还和这里的机构联系在一起,比如“白宫”,既指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西北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的那栋白色建筑,又是美国政府的代名词。又比如“马云买肯德基”的段子还有个后续,说是马云听说秘书买了肯德基,赶紧喊道:“快把小王追回来!我刚让他去买中南海了!告诉他:那是烟!是烟!烟!”

  在相关关系的作用下,“肯德基”一个词可以扮演很多角色:有时“肯德基”是一个地点,代表一家装修成红色调的餐厅,比如你和朋友说“下午三点我们在肯德基见面”;有时“肯德基”是产品,代表汉堡、薯条、炸鸡、百事可乐那类食物,比如说“我喜欢吃肯德基”;有时“肯德基”是一个企业或品牌,形象是一位笑眯眯的上校爷爷,比如说“蚂蚁金服投资肯德基”;千万别忘了,“肯德基”还是位于美国中东部的一个联邦州,中文翻译成肯塔基,正因为肯德基从肯塔基走来,才有了一样的名字Kentucky。

  为什么要让一词分饰多角?这大概是因为语言对于“经济性”的需求。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有学者指出:“吃馆子中之酒饭曰‘吃馆子’,此新语也。然亦有可比拟者,‘听梅兰芳’谓听梅兰芳之戏,‘写黄山谷’谓写黄山谷之字,语言求简,故取其重而舍其轻也。”让一个词身兼数职,可以让话语变得简明,避免啰嗦,交流在大多数情况下也因此变得更高效。

  但是,基于相关关系的词义引申有时也会捣乱:“买肯德基”既有购买肯德基这类食品的意思,又有收购肯德基这个品牌或公司的含义。幸好中文翻译里表示餐厅的“肯德基”和表示美国联邦州的“肯塔基”翻译不同,不然连说“去肯德基”都得跟人解释,你到底是要去马路对面的肯德基,还是要去大洋彼岸的“肯德基”。

  有歧义总是不好的,不过在大部分情况下,这种歧义可以被语境消解,所以无害于语言对经济性的追求。中国民以食为天,“吃”无疑是生活中的常用词之一。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吃馒头”“吃汉堡”,这里自然说的是吃的内容,可有时候我们“吃食堂”“吃大碗”甚至“吃父母”,那可千万不能理解成吃的内容了。“吃食堂”,当然不是要吞掉一座大楼,而是说吃的地点在食堂;“吃大碗”,当然不是像某些直播平台里表演的吞灯泡吃玻璃那样吃掉一个大碗,而是说吃的方式是用大碗吃;最后说“吃父母”,肯定不是像字面意思理解的那样血腥残忍,这里说的是“吃父母的”,“父母”其实是“吃”的内容的供给者。而“吃食堂”“吃大碗”“吃父母”自然比“吃食堂的饭菜”“用大碗盛着吃”“用父母的(钱)吃”来得简便,又不会产生误解,当然要选前者了。

  那么,同样是“买肯德基”,为什么你买的肯德基和马云买的差距这么大?还是语境在作怪。就好比前一阵被王健林“挣它一个亿”的“小目标”刷了屏,在大部分人眼里,“一个亿”不仅不是小目标,而是大目标,更是一个非常大的大目标,可是如果这话出自坐拥千亿资产的王健林之口,突然就有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合理性。同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买肯德基仅仅意味着买一顿饱腹的食物,但对于“不差钱”的马云来说,“买肯德基”要比其他人多出一种理解的可能性。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